热门TAG:
您的位置:首页  »  色情图片  »  修鞋匠和美少妇
修鞋匠和美少妇

修鞋匠和美少妇

老张是一个50岁的老修鞋匠,平常就在小区楼下帮人修鞋补鞋,顺带补自行车胎。老张有个媳妇,整天无所事事,长得奇丑还赖着老张微薄的收入,老张也拿她没辙。

  老张摆摊的小区是高档小区,住了不少有钱人,因为社区福利,允许老张在这里摆摊便民。小区有不少有钱人家的太太,穿着时髦,年轻漂亮,尤其是陈老板家的太太小芸,三十多岁,长得杏眼桃腮,身材高挑,尤其是胸前那对圆滚滚的乳房和丰腴的臀部。每天她都会在特定的时间出去买东西,小芸比较节约,老公经常奔波在外,自己也不浪费,穿的鞋坏了也会拿出来补。因此经常找到老张。老张每次补的时候都近距离能看到这位绝世美女,闻到她的体香,小芸还没有小孩子,因此保养的很好,也很热情,每次都多给老张前,两人渐渐就熟悉起来。

  老张虽然每次都被这位美女吸引,但是鉴于她这么照顾自己,而且又是有夫之妇,也不敢打歪主意。每次忍不住就回去找自己的丑媳妇发泄。不过渐渐也满足不了他了。有一天,老张正在小区外补鞋,小芸走了过来,打扮的很靓丽,上身传着粉红色长毛衣,是那种可以作为连衣裙那种,一条修长的腿上穿着诱惑的黑丝袜,脸上淡妆,显出一副优雅性感,宽大的毛衣根本包不住饱满的乳房和臀部,小芸急急忙忙走到老张面前,说到:“张叔,快帮我补一补,我马上要去参加同学会,时间紧我就不脱鞋了,你就帮我粘上”。说完,小芸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把脚伸到老张面前,由于修鞋的凳子都是很小很矮的,小芸一坐下老张就看着小芸两腿之间幽深处,加上小芸把穿着黑丝袜修长的美腿伸到他跟前,老张下面顿时就起立了,还好有一块布挡着。老张一手扶着小芸的脚后跟,一手把胶水涂在鞋上,由于抬着小芸的脚,两腿深处看的更清晰,加上手上传来小芸小脚的触感,老张的阴茎已经暴涨了,小芸自顾自玩着手机没注意到一个老修鞋匠正在看着她两腿间的春光。要不是白天,老张早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好了,粘好了,不过不要走得太快,否则胶水没干又会断”

  “谢谢,张叔给你前”,小芸把钱给老张,然后转过身弯下腰弄了一下鞋子,浑圆的臀部就在老张面前摇啊摇的,老张看到脸红心跳。

  “张叔,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拜拜”,小芸欢笑着走了,看着小芸的背影,老张心中欲火难耐,但想着晚上对着那个丑八怪发泄,心里又凉了下来。

  过了一会,一个身影急匆匆跑来,原来是小区保安。

  “张叔,您有空吧,过来帮下忙,有一家人刚搬来,东西很多,今天我们人手不够,您帮帮忙,完了我们请您吃饭”。保安喘着气说到。

  “没事儿,我收拾一下就过来”,老张一边收东西一边说道。

  原来搬来的是一家四口,东西很多,还有钢琴和一些大件物品,老张和几个保安搬了很久才搬完,完事后,老张坐在保卫室抽着烟。

  “张叔,一起吃饭吧,咱也整点酒喝两盅”,保安邀请到。

  “不麻烦了,我回去了”

  “张叔别客气,您今天帮忙就算是谢礼”

  老张推辞不过,就跟着去了,反正白吃,何乐不为。

  饭席见,保安喝的白酒,一边喝一边胡诌着,老张也好久没这么热闹,也跟着喝了几杯。

  “这小区,就是一些土大款,没文化的,整天人五人六的,有不少都是把小老婆藏这儿呢!”一个保安喝大了开始说。

  “说起这个,陈老板家的那个媳妇可是正室,别人可是恩爱夫妻。”

  “少TM扯,我上次巡逻还看到他们吵架,那男的还打了那小娘们一巴掌”

  “不过说起那个小娘们,还真TM骚,每天都看的我心痒痒”

  “就是就是,有一天我还看到她在阳台晾内衣,可带劲了”保安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乱说起来。

  “这女的,底下水指定很多,要是有一天能够干那小骚货一把,死了也值”。

  听到这里,老张不禁想起白天小芸两腿之间的春光,还有小芸丰满诱惑的身材。心里的一团火开始燃烧了。

  饭吃了很久,大家喝的东倒西歪回到小区,老张喝得少,把喝醉的保安扶回休息室。自己慢慢往小区外面走,陈老板家的别墅,不禁看了看,想着小芸这么漂亮善良的女人怎么会有人打她。突然,老张目光撇到别墅二楼阳台,原来阳台晾着衣服,其中老张看到了几件内衣,有粉红的有黑色的,老张想起刚才保安胡言乱语说的,心中不禁浮想联翩。一个邪恶的念头浮上来。老张四下看了看,见四周没人,装着一副尿急的样子跑到陈老板别墅后面,看到后面有一扇窗户,老张试着开了一下,居然打开了。这个小区保安一般很严密,住户防备心也不大。

  老张蹑手蹑脚从窗户爬进去,屋里漆黑一片,看来小芸还没回来,陈老板估计也外地出差了。老张溜到二楼,打开阳台,看着小芸晾着的花花绿绿的衣服,突然老张看到地上篮子里有一些没洗过的衣服,老张开始乱翻起起来,找到一套黑色内衣裤,老张凑上去闻了闻,有一股成熟少妇的味道,老张下面马上就挺立。

  “难道真是个骚货”老张也把内衣裤拿到卧室,脱下自己的裤子,解放已经挺立的阴茎,把内裤套在上面,幻想着和小芸做爱开始打起手枪来。

  “干死你…干死你,爽”老张忘我的手淫着。

  “咔擦咔擦”一阵开门声传来,吓得老张差点阳痿。

  “坏了,有人回来了”老张把内衣裤随手一扔,抱起裤子准备往外跑,但是来不及了,已经可以听到上楼的声音,老张立马藏到衣柜了,心想:坏了,偷鸡不成还得被抓紧局子里。

  “咔擦 咔擦 咔擦”卧室门好像开了很久,老张心里一阵疑惑,终于门开了,但是进来的人没有开灯。老张听见床上有响动,过来半分钟就没动静了。老张大起胆子把衣柜门打开,屋里漆黑一片,只能借着月光看到,老张瞄了一眼床上,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小芸回来直接躺床上了,身上弥漫一股淡淡的酒气和香水味。老张正准备溜,突然床上的人呢喃了一句:

  “我没醉我还能喝”

  “这闺女,原来喝醉了”老张笑道,不由得往床上一看小芸横躺在床上,还穿着白天那件粉红毛衣和黑丝袜,胸脯一起一伏,好像已经睡着了,老张看着这位美少妇玉体横陈,不由凑近小芸的脸蛋深吸一口气,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酒味传来,小巧的脸蛋泛着酒后的红晕,老张刚才软下去的老二立马起立了。老张转过身,锁上卧室门,回到床边欣赏着美少妇的睡姿,小芸不是保安口中的骚妇,老张心中肯定着。但是透露出的优雅成熟气质更让老张觉得兴奋,他顾不得太多,爬到小芸身边,用粗糙的手指抚摸着小芸吹弹得破的脸蛋,顺着脸蛋到脖子,再到身体,老张一双大手按在了小芸的丰满的乳房上,隔着毛衣都能感觉到乳房的柔软,老张一只手肆无忌惮的揉着,另一只手伸到小腹,抚摸着小芸的下体,一阵温热的感觉传来,小芸鼻子“哼”了一声,似乎没有醒来,老张看到,把手移到腹部,将少妇的毛衣推到胸部,看着少妇洁白而且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老张再也忍不住,将少妇毛衣脱下。

  眼前的小芸上半身穿着黑色乳罩,包裹着丰满的乳房,下半身穿着黑色丝袜,透着黑色的内裤,老张从来没看过这么美的身体,阴茎已经血脉喷张了,老张趴到小芸身上,闻着少妇的香味,把头埋进两个丰满的山峰间疯狂亲吻着,手也不闲着,摩擦着少妇温热的下体。小芸仿佛受到刺激,发出嗯嗯的呻吟,修长迷人的双腿扭动着,更增加老张的兽欲。老张把手伸到小芸胸前,解开小芸前扣式乳罩,一对丰满的双峰弹了出来,虽然是平躺,但一对乳房还是那么耸立,粉红迷人的小乳头如同宝石一样镶嵌在高耸乳房上。老张吞了下口水,粗糙的大手颤抖着覆盖在这一对迷人的乳房上,开始抚摸起来,坚挺柔软的乳房在老张粗糙的大手中变换着形状,指间传来的阵阵感觉让老张受用无比。

  “奶子真大,摸着真舒服”

  “嗯…嗯……唉…嗯”小芸受到刺激也开始小声呻吟起来。

  老张摸了一会,凑到小芸身前,开始吸吮粉红小巧的乳头,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捏着另一边的小乳头,小芸在这双重刺激下,叫声越来越大,下体开始渐渐湿润了。

  “嗯哼……啊……啊……好舒服”小芸不由得叫出声。老张停止亲吻乳房,把小芸丝袜和内裤拉到脚边,由于刚才的刺激,小芸的腿渐渐分开,老张看着两腿之间嫩嫩的肉缝,虽然已经三十,但是小芸的阴部还是那么粉嫩,整齐柔顺的阴毛覆盖在阴丘上,大阴唇由于刚才的刺激渐渐张开,湿润的肉瓣微微收缩着,发出晶莹的光泽。看到这里,老张再也忍不住,一手扶着粗大的阴茎,一手把小芸的腿张开,硕大的龟头顶在小芸湿润的阴部,龟头上渐渐沾上了淫水,一点点撑开柔嫩的阴唇。

  “美人,我受不了了,我来了”老张屁股一用力,粗长的阴茎插入到小芸的蜜穴中,小芸从未受到过这么粗壮的刺激,不由得惨叫一声,双腿收紧。

  “不要…不要…啊啊…太粗了”小芸语无伦次的呻吟道。老张下体传来温热的感觉像一个温柔湿滑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阴茎,老张慢慢抽送着,小芸虽然已经三十,但是阴道还是那么紧缩,老张不由得陶醉在这种舒爽的感觉中。

  “真紧,真紧,好舒服”老张一般慢慢抽插,一边把手放在小芸丰满坚挺的乳房上抚摸着。

  “啊啊…嗯…啊啊”小芸仿佛做梦一般,也不知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爱,声音越喊越大。

  “啊…啊好舒服…好涨……用力点…好舒服”小芸双腿盘在老张腰上,下体挺送着迎合老张的抽插,胸前的丰乳也有节奏的晃动着,下体的刺激让她渐渐睁开眼睛,迷蒙中好像真的有人在她上面动着,身体里粗长的刺激也一直没有停过。小芸突然感觉到这是真的!真的有人在干她,而且不是自己的丈夫。

  “不要…啊…你是谁……不要动……啊……啊…救命啊……不要…不要”小芸挣扎着想要摆脱,但是酒后的无力和下身酥麻的感觉让她有心无力。老张发现小芸醒来,也顾不得那么多,阴茎猛烈抽送着,手也不停捏着小芸丰满的巨乳,手指夹着已经涨得发硬的粉红乳头,小芸越是挣扎越能够感觉到刺激。

  “啊 ……啊…啊…啊……不要…不要……好…舒服”小芸也被干的失去理智,嘴里喊出舒服。突然,美丽的少妇下身疯狂抽搐挺送着,想要把阴部更加贴近老张,双脚夹着老张的腰越夹越紧,手也抓住老张手臂,老张感觉到少妇阴部猛烈收缩着,下体无规律的痉挛,一股热流冲向自己的阴茎。

  “啊…啊…啊…我死了……好舒服……啊……快……我不行了…啊…啊…来了……来了……啊……”小芸忘情的叫着,高潮使得老张更猛烈抽送,龟头再也把持不住,老张双手用力搓揉着小芸丰满的乳房,一边插着。

  “啊…我也要射了”

  “不要…不要…射进去…啊。啊…啊好烫……好多……啊…我又要来了…啊…好舒服……啊……”小芸被浓精刺激的失神呻吟着,下体又开始抽送,不自主的迎接滚烫的精老张射了很久,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小芸的子宫,小芸也张大嘴,叫不出声,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射完精的老张拔出软下的阴茎,看着自己的精液从小芸的蜜穴中缓缓流出,粉嫩的阴唇在高潮的余韵中微微开合。小芸也渐渐从从迷乱的快感中清醒,侧过头,看到一个糟老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裸体,眼中流出泪水。老张见状,不知所措道:

  “太太,是我不对,怪我喝多了酒,你要报警就报吧”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小芸转过头说道。‘老张见状也没说啥,自己穿好衣裤,蹑手蹑脚的走了。

  随后几天,老张没有再去摆摊,小区保安都议论纷纷,说是老张病了。小芸经过那晚的疯狂之后,又回到普通的生活中,偶尔听到保安的议论,回想起那晚上的放纵,有时下体竟会湿润,想着自己老公平时忙于工作应酬,很少回家,偶尔回来,两人的性生活也是草草了事。三十岁的小芸从来没像那晚那么满足过,虽然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公,但是也一直忘不了那粗大的体验。

  一周后,老张突然又出现了,这次却是在离小区几百米远的街口摆摊,有时保安会请他到小区,但老张总以腿脚不好推脱。老张毕竟是这个小区常年的修鞋匠,很多住户都喜欢让老张来补鞋,终于有一天,小芸出门时走到小区外,远远望着街口,看到那个苍老的身影,快步走开了。小芸心开始狂跳,老公已经出差很久,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夜里寂寞的感觉让她心乱如麻。终于在一天,小芸走到老张面前,老张正在埋头钉鞋。突然闻到一股淡雅女人香,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美艳的脸庞,高挑的身段穿着黑色套装,魔鬼般的身材散发出诱惑的气味,老张说不出话,想起那晚这个少妇柔软曼妙的身体,成熟坚挺的乳房和下面粉嫩湿润的阴户以及紧紧包裹阴茎的感觉。自己的下体不由得开始膨胀。

  “张叔,我有许多鞋跟需要加固,你能不能跟我来一下,我拿不了那么多”,少妇小芸小声说道。

  “这……不太好吧。”老张不知所措。

  “好吧,那我改天再来”小芸有些放心有些失落的说道,正准备转身离开。

  “你等等,我跟你去”老张站起身。原来,这几日在家,老张茶饭不思,看着家里丑老婆,天天被骂,想起和少妇的销魂,也是心神不宁。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保安看到也不疑有他,以为是叫到家门口去拿东西。走到别墅门外,小芸弯腰脱下细跟凉鞋,下身的套裙缓缓拉高,白皙的大腿展露无遗,丰腴的臀部露出一点点内裤的痕迹。老张下面早就已经起立了。两人走进房,老张再也忍不住,从背后抱住美丽的少妇,两只粗糙的大手乱摸着,小芸被摸得气喘吁吁,说道:“啊……你干什么……啊……不要啊……啊…”

  老张不顾扭动的少妇,双手摸到少妇丰满柔软的乳房上,隔着衣服和内衣揉搓着,下体顶着少妇扭动的臀部。

  “啊……啊……哎……轻点”小芸也开始意乱情迷,气都喘不匀了。下体开始渐渐湿润。老张把嘴凑到小芸的脖子,疯狂亲吻着,手也从套装下摆伸进去,摸到少妇的乳房,薄薄的乳罩中间渐渐凸起。下身也越来越湿。老张不停亲吻着,阴茎越来越胀,于是腾出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子,脱下内裤,一根硕大滚烫的肉棒弹了出来,抵着小芸的下体。小芸隔着内裤都能感觉到火热的触感,不禁娇喘连连,老张见状,将小芸转过身来,将小芸的上衣拉起,把套裙拉到腰部,蹲下身,隔着内裤亲吻着少妇的下体,两只手抚摸着少妇丰满的臀部。

  “哦…哦……不要亲那里……我会受不了”小芸喘息着。

  两人倒在玄关的地板上,老张看着眼前娇羞的少妇,再也受不了,猛地拉下少妇的内裤,粉嫩湿润的阴唇一张一合,散发出诱人的光,晶莹的淫水挂在乌黑整齐的阴毛上,小芸满脸绯红,不停扭动自己下身,老张见状,一下抱住小芸,看着小芸娇艳欲滴的红唇,猛力亲吻上去,双手伸到小芸背后,解开乳罩,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弹了出来,老张一边亲吻着,一边用手揉着光滑丰满的乳房,柔软的双峰在老张粗糙的大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老张手指捏着少妇粉红的乳头,下身坚挺的阴茎时不时点触着湿滑的阴唇。亲了一会,老张把头移下身去,吻住了少妇粉红发硬的乳头,大力吮吸着,龟头刮着大阴唇。少妇开始受不了这种刺激,喘息道:

  “快进来,我受不了了……啊……啊……快”

  老张见状,下身一挺,粗长的阴茎顺畅插入少妇的阴道,两个人同时“啊”了一声,老张顿时感觉下体被一团湿滑温暖包裹住,但是却很紧。小芸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感受到这种粗长的感觉。

  “你的,太粗了……轻一点……好大”

  老张开始缓缓抽送着,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少妇的阴部也不断收缩,分泌出的爱液沾湿了两人的阴毛,小芸娇喘连连,感受阴道中粗长火热的感觉。老张直起上身,双手覆盖在小芸的胸部,少妇丰满的乳房在老张的手里变换着形状。老张下身开始猛力抽送,粗长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插入少妇湿滑的阴道。小芸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大的刺激,不禁大声叫出来:

  “啊……啊……好粗……好大……”小芸的丰满的下身不断挺送迎合着抽送,老张抽出阴茎,自己躺在地上,小芸乖乖的移到老张上面,扶着老张火热的肉棒,对准自己湿滑的阴道,慢慢坐了下去,老张粗长的肉棒立刻顶到了小芸的花蕊,小芸不由得全身颤抖,老张往上一边挺动着肉棒一边双手摸着小芸柔软的乳房,手指捏着少妇粉嫩的乳头,突然小芸全身猛烈颤抖,下身用力往前顶,双手紧紧抓住老张的肩膀,高昂着头,张着嘴,却没有叫出声,下身不自主的挺动着。阴道内一股暖流喷处,浇在老张火热的龟头上。老张一动不动,享受着少妇猛烈高潮带来的刺激。过了一会,老张慢慢让小芸平躺在地上,自己趴在少妇白嫩的身体上,下身猛烈一顶,肉棒全根没入小芸的身体,开始最后的冲刺/“啊啊啊……哎……好舒服……别停下来……继续……快干我”

  小芸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说出干这个字,老张一边抽送一边说道:

  “闺女你好美,我要干你,干死你,以后还要天天来干,太舒服了”

  “啊…啊……你好坏……把人家弄成这样,不要你,恨死你了……啊…啊”

  “那我拔出来了”老张说罢抽出自己的肉棒,没想到小芸双腿夹紧老张的屁股,肉棒又重新插入阴道。

  “啊……啊……别……别拔出来,继续…我好舒服……天天让你干…啊……啊”

  老张看到小芸淫荡的样子,不由得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风暴般的抽送让小芸语无伦次的叫起来。

  “啊……啊……干死我吧……老公……插我……好舒服……受不了了……我要来了……抱紧我……用力…插到底”

  “我干……好舒服…我要射了…我要射给你…”

  “全部射给我……快……快……我要”

  老张猛力抽送着,阴茎打桩一样抽插着少妇的阴道,低下头用力吮吸着少妇的乳头,一只手揉搓着另一边的乳房,小芸受到多重刺激,娇躯猛烈颤抖着,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受不了了”接着阴道内喷出湿滑的淫液,老张被这淫液一浇,精关一送,火热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打在少妇的子宫里。

  “啊!!…啊啊啊……好热好烫……太多了……我不行了……又要来了……啊……啊啊啊”小芸被火热的精液刺激,浑身又开始不住的颤抖,下身不断往前挺动,丰满的屁股也不停的收紧放松,阴道的不住的收缩。老张趴在少妇身上,感受着少妇高潮的颤动和阴道内的收缩。两个人火热的身躯纠缠在一起,慢慢的睡了过去。

  自从小芸和老张搞在一起之后,小芸也不再埋怨老公长期出差,因为有另一个人来满足这个美丽的少妇;而老张也趁着来小区修鞋的机会和小芸翻云覆雨,有时甚至白天搞过之后晚上还和小芸来一次,小芸也尝到了甜头。年底了,老张要和媳妇回老家省亲,要回去待大半月,这天,老张借着帮小芸洗鞋的理由来到小芸家,一进门就一把抱住美丽的少妇,开始上下摸,小芸被老张这一摸气都喘不匀了,娇喘道:“到床上去”。老张见状一把抱起少妇往卧室走去,途中还不停亲吻着小芸的俏脸。

  两人来到卧室,老张轻轻把小芸放到床上,一双大手隔着小芸的运动紧身衣抚摸着小芸丰满的乳房,小芸娇喘不息,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摸了一会,老张隔着衣服挑开小芸的胸罩搓着少妇小小的乳头,小芸被这个一刺激,马上“啊啊啊”的叫起来,惹得老张心头欲火大盛,老张跪倒床前,准备脱下少妇的白色运动裤,却发现运动裤胯下有一摊水渍,老张立马明白了,原来小芸没有穿内裤,老张不仅感叹这个小骚货果然够劲。便开始玩弄小芸的下体,老张运动裤胯部拉紧,洁白的运动裤立即勒出少妇阴唇的形状,老张隔着裤子开始上下抚摸着阴唇,小芸被摸得忘我的呻吟:

  “啊…啊……哎……你好坏,这样玩人家…啊啊”

  不一会小芸的裤子打湿了一大片,阴唇在沾湿的裤子上显出隐隐的肉色,更加迷人,老张把嘴嘴凑上去伸出舌头刺激着少妇的阴蒂,小芸的腰不断的扭着,突然,小芸双腿一紧,大腿不住的颤抖,屁股不停向上挺着,似乎要把阴户更贴近老张的嘴,就这样挺送了几下突然软下来,阴户流出大量淫水,把运动裤沾湿一大片。老张再也忍不住,脱下少妇和自己的裤子,火热的阴茎如同铁棒一般耸立,暗色的龟头流出几滴淫液,老张看着脸红扑扑的少妇,把小芸腿一张,粗长的肉棒毫无阻碍的刺进小芸湿滑紧致的阴道。

  “啊啊……啊…好粗……好热”,少妇昂着脖子呻吟道。

  老张慢慢的抽送着肉棒,感受着少妇阴道的湿润和紧握,双手将小芸衣服连同乳罩推上去,抓揉着少妇丰满柔软的乳房,手指也不经意的夹着少妇红嫩的乳头,下身开始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小芸的呻吟声也开始逐渐大了起来。

  “哎……啊……好舒服……你干的我……好爽……老公……快……再快……用力肏我……”

  小芸忘我的呻吟,老张下体如打桩机一样不停抽送,火热的肉棒每次抽送都带出阵阵的淫水,伴随着少妇的呻吟,老张猛地抽送到底,直抵花心,感受到老张火热肉棒的一点一点的刺激,小芸双腿盘上老张的腰,阴户开始向上挺,身子弓成一道美丽的弧形,小腹不停的痉挛着,双手死命抓着床单,仰着脸,嘴张开却叫不出一点声音,阴户里不断收缩夹着老张的肉棒,突然,阴户猛地喷出一股热流冲击的老张的马眼,老张被热流一浇,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阴茎戳到底,龟头一阵颤抖,射出一股股浓浓滚烫的精液。小芸被精液一烫,大叫着:

  “好烫…好多……我又要来了……啊啊啊……我要死了……”

  随着娇柔的叫声,小芸阴户不停收缩着,好像一滴也不肯漏的吸收着老张的精华,老张射了一会,趴在少妇柔软的身体上,两个人喘息着,小芸说道:“你好厉害,每次都让我好舒服。”老张说道:“闺女,今天满足了你,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真舍不得你”。

  “老色鬼,你是舍不得干我把。”小芸娇嗔道。

  “你这么美丽,我宁愿在你身上精尽人亡”。

  “少来了,你去吧,我等你。”

  “好的,闺女,等回来我要干的你死去活来。”

  “我现在就要,你给不给?”

  说罢,两个人又缠绵在一起,淫叫不断……



  【完】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