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
您的位置:首页  »  色情图片  »  洞房花烛的歌
洞房花烛的歌

洞房花烛的歌


高欢欺主敢称王,诛灭安定女遭殃,
韩妃媚欢舞氏亡,众女遭淫赏兵将。
  房花烛夜,本是恩爱夫妻夜。如今因为高欢之故,修一心只想报复这个孽贼
之女。
  赤红的眼睛里看不到少女的泪水,破瓜之疼早以疼彻心扉。无奈少女深明大
义,忍痛不发一声,双手拽住头巾生怕落地,会给丈夫带来坏运气。
  仇恨熏心的人,怎会知少女的柔情。继续操动着沾着处女血的鸡巴,在那小
径里纵横驰骋,快意恩仇的享受着。
  另一室的李氏,也是当朝太后。一介弱质女流,怎是虎狼高欢之敌。不多时
就被剥的赤条条,光溜溜。
  脱光衣服后,高欢并不急于行欢,反而放其逃跑,无奈衣服尽失,欲跑出去
怕众人瞧见,在室内春色皆入此贼眼里。
  前思后想后,只得掩胸遮阴,在屋间逃窜。看着李氏光着身躯上窜下跳的模
样,高欢更是乐的哈哈大笑!笑声直传洞房修的耳朵里面,心下一横竟然抽出阴
茎,掀起皇后将其臀现于眼前,握起阴茎插入菊花小眼内。
  戏弄够了,是时候摘果子了,高欢故意从卧榻移开,李氏看到床边的高欢离
开,慌忙蹦跑过去,象溺水之人抓救命绳子般的,抓住被子掩盖她那风华绝代身
子。刚舒口气后~嘿嘿~的邪恶笑声响起在耳朵边上。
  闻之大惊失色,想在逃跑以是无路可退了,高欢已经溅着口水堵住了去路!
那得意的眼神在告诉她,你跑不掉了,乖乖就范吧!
  李氏紧拽着被子呜咽道:“高丞相、亲家你这样做,是灭族之罪!”
  看着悲切的女人,高欢性更浓道:“新太后美女,天下兵权皆我手,谁敢灭
我族了,安心的伺候我吧!”人也爬上了床上,将娇弱的女人逼至床角。
  “难道你不怕面对你女儿么,她要是知道你淫她婆婆。她以后怎么做人。”
李氏也是明白之人,现在高欢就是皇帝,唯一可用的就是用他亲情来感化他。怎
知不提则以,一提高欢火就更大。
  他一把将被子扯起,成熟妩媚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高欢面色狰狞道:“别
提你那儿子,我将女儿给他,算是我瞧的起他,只要他有半丝对不起我女儿,我
定杀他!”
  见高欢声行色历,李氏吓的不敢吱声。任高欢将她拖出来,分开玉股将那物
送将进去,开始用力抽动。
  惧其威,太后不敢抗之,流泪忍辱任其舞弄。欢不满于此乐,羞其言道:
“太后瞧你生的玉肌水肤,为何阴户内无水!”并且下身用力捣弄。
  闻畜生言李氏把一张,惨白脸蛋气的涨红起来,那柳眉倒竖的模样,高欢心
下大爽,立即捉住其腰换了个肢势。从后面插入猛入着,并且污言乱出!
  这一夜魏主暴弄高绚,高欢淫国母。直到二日早朝,两人在金銮殿上碰面。
  高欢见修并不下跪,站着拱手道:“恭见当今圣上,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高欢不跪其他的人可不行,纷纷跪倒,喊道:“皇帝万岁万万岁,高太师万岁万
万岁!”这班奸臣拜见皇帝的时候连高欢都加了进去。
  高欢听了竟然心安受得,未等魏主喊免礼平身。他倒先喊了众爱卿请起,俨
然他就是皇帝一般,这般臣子竟然听命起来。看的修是怒火中烧,想着高欢之无
耻,想尔朱氏掌政时也未如此!
  “陛下,他们的话有点大逆不道!我无德无能怎么可以~~!”
  见高欢无耻的谦虚,修怎不知其意,隐忍着微笑道:“太师于北魏有再造之
恩,此礼当之无愧。”
  高欢“既然是皇命,臣恭敬不如从命了。”
  下面众是阿谀之徒,跟着喊道“高王高太师高大将军理当万岁万万岁!”眼
里根本只有高欢没有北魏。
  “陛下臣有事禀告!”
  高欢说有事禀告,无非是要自己按章么。只好笑着说何事。高欢当即奏安定
王与恭一本,二人罪大恶极等等,理当诛杀!
  魏主修听罢怒极而笑,这不是将诛杀族亲的罪名扣在自己的头上么。连母后
被辱都能忍受,何况是这几个族亲了。当即准奏,将二王毒死将中男子全部斩立
决,女人发配为奴,监斩官高欢!
  此事拍板后,高欢言退朝。见众人退后,高欢近修身前说道:“陛下今日可
见太后么?”
  修心恨面善道:“不曾,岳父大人可见过?”
  高欢笑道:“爱婿早些回宫,带吾女见过婆婆吧!”
  “岳父二王之事就拜托你了,我先回宫了!”说完就冲冲离去。
  高欢领军毒死二王后,领军前去二王府邸。安定王府门前早以被高欢布置重
兵,守门将领见是高欢,跪下见过高丞相。欢言:“安定王家可曾逃走一人?”
  士兵道:“鸟都没飞出一只!”
  闻言高欢悦道:“果真如此,定重赏。”忽而严肃道:“若逃出一人,定斩
之。”说毕拿来安定王家谱,点起家中男丁之名,大则年老少则孩童,大小人口
四十七人压到庭院中间,高欢一句斩后,人头纷纷落地,血流安定王府。
  处理过男丁后,真正的好戏才开始。高欢将安定王俯的女人全数解出,那些
女子见亲人身首异地,无不哀痛欲绝,几名贞烈女子破口大骂高欢不仁不义!胆
小的默默流泪,懦弱的则心惊胆颤。
  高欢对于女人的咒骂不怒反笑,另人将那几名贞烈女子押上。分别是安定王
母、舞氏、三位妹妹、王妃韩氏。
  欢近前笑问道:“各位女子果真贞烈否!”
  五女皆吼道:“畜生怎知人意。”听罢高欢大笑,笑声狂妄之霸气在场女子
不不惊怕,就连着口快唾骂高欢之人也止语不声。看过五女之态欢冷笑道:“就
让我看看你们的贞烈吧。”说罢冲着身后五百士兵道:“除五人之外的女子,我
皆赏赐余你们。”
  亲兵们欢谢道:“谢高丞相!”高欢虐笑道:“谢就不用了,你们就此以天
为盖地为铺的操了她们!”
  听欢言亲兵们争先恐后的脱衣上前,纷纷扑向闻言吓的缩在一团的女子。狼
兵似虎又是人多,兽行大发亲兵们光天化日下聚众宣淫,将到手女人按在地上,
四五名士兵压住一女,上下其手很快就剥的赤条条,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插入阴
户,嚎啕惨叫起来。
  先前口气贞烈的女子,被此景吓的目瞪口呆,不敢做声。高欢狞笑的走在她
们身前,手握马鞭问道:“你们可还贞烈女子否?”
  五女皆不敢声,高欢大笑。笑声刺耳,安定王母不堪忍受,站了出来凛然骂
道:“孽贼高欢,我就不怕你,大不了就是一死。”骂完张口想咬舌自尽,高欢
闻言之其意,迅速捉住她的下巴按住,另她求死不能。
  “想死,没这么容易?要死都要被我折磨死!”
  舞氏三女见母被抓,都上前来救。无奈人弱力小,被高欢一扫都趴在地上。
其中一女瞅见空隙,张口咬着高欢腿肉,高欢抽出一刀,唰的一声人头落地!其
余二女吓的魂飞破散,匍匐于地。那安定王妃更是惊怕非凡,连忙跪地喊着高相
饶命!
  哈哈~高欢一手提着沾血单刀,一手捏着舞氏嘴角。走到摇尾乞怜的韩氏面
前,用脚刁起女人下巴,见果是一美人。笑问道:“你是安王何人?”
  面对着杀人魔王,韩氏颤抖着答:“奴家是安定王妃!”
  “哦!”了解了身份后,高欢看了看舞氏道:“她就是你死去的儿子的王妃
啊,果然漂亮,可惜是贞洁女子,只有死路一条了。”
  韩氏听了大声叫道:“高相,我不是烈女我是荡妇,我是荡妇。”
  求饶之声凄厉如鬼嚎,闻言舞氏悲愤。高欢笑着将舞氏之脸移向韩氏面前,
婆婆那瞪起的眼珠吓的她后退三步。
  高欢丢下血刀将手伸入舞氏衣服里,在那乳房上大肆抓弄后,安慰韩氏着:
“怕什么,只要你听我的话,这女人奈何不了你!”
  韩氏想来也对,连忙对着高欢昧笑道:“相爷我一定听您的话,要我做什么
就做什么!”
  “好那你用嘴来含我的鸡巴吧,弄的舒服的话,我带你到相府上享福!”
  韩氏听道后,没丝毫犹豫,忙扑将过来玉手掏出高欢之物,将那黑驴帮的鸡
巴含至樱桃小嘴里,吧唧吧唧的吸允,舔弄了起来。爽的高欢是高躯乱颤,口呼
过瘾!
  舞氏看着媳妇那无耻的样子恨不得杀了她,无奈嘴角被捏。高欢喊到来人,
将舞氏给我抬起。那几个泻过的亲兵,来了五人将她四肢举起,成大字在高欢面
前。大腿分开处面对着高欢,另一人将碎布塞入舞氏口里,另其不能咬舌自杀。
  高欢走两步,韩氏含着鸡巴跟着爬两步。到舞氏大腿间,将中间那裹密之布
丝裂,露出黑毛红穴,那肉穴倒是紧合闭户。高欢对着远处排队的士兵喊道:
“那两女也送于你们淫乐。”也指着安定王其余二妹道。看着光着身子走来的兽
兵,二女拽着胸前的衣服哭道:“不要~~不要!”凄厉的叫声很快就淹没在兽
兵的凌辱下了。
  韩氏为了活命,真的很努力的含着高欢之吊,玉手摸便能刺激男人的性感地
带,那两个睾丸也在舌尖下撩拨了起来。高欢满意的让韩氏转身,将屁股对着自
己,韩氏知道高欢要奸她了,忙翘起肥臀,分开二腿那条肉缝冲着高欢。
  高欢要来一根马鞭,对准舞氏阴户猛的一插而入。舞氏疼的在空中乱动,两
腿乱蹬着,那阴户间流出的血顺着马鞭流出。滴落在韩氏的后臀上,高欢也将下
身一挺,粘着舞氏之血的阴茎插入韩氏阴户内。
  韩氏高声喊到“啊~高相的鸡巴好威武啊~弄的奴家花心里。”
  “哈哈~舞氏你的媳妇真乖啊~哈哈!”听到韩氏的浪语高欢乘机一边羞辱
舞氏,一边将马鞭插入。
  “啊~~好大~插死奴家了!”下面的韩氏浪叫上面的舞氏呜咽着乱蹬着玉
腿。
  不一会的工夫,舞氏阴户被马鞭弄的肉烂血流,韩氏则肉翻水溅。
  高欢射时,也就是舞氏咽气时!弄死了舞氏后,高欢搂起搔浪的韩氏道,美
人我好么。
  韩氏风情万种道:“好~比安王强上千倍~万倍!”
  高欢满意的点了点都,然后冲着士兵们道“哈哈~来人将这妇人尸体拿去喂
狗,其余女子充做你们的军妓。”
  韩氏道:“那奴家了?”
  高欢摸了把,韩氏的脸蛋笑道:“自然是跟我回府享福拉。”

灭门尔朱淫美娘,废后母女要连床,
高珲性乱小尔朱,闻听禁脔吓惊慌。
  除去出二王后,朝中已没有什么顾忌了。剩下的就是尔朱兆等余党了,高欢
向修请的王命后,点兵亲征尔朱兆。
  出征前夜,高欢招来大小尔朱氏,共被寻欢,三人滚在床上。高欢插遍姑侄
之户,小尔朱氏用龙虎油,大尔朱氏怕不敌,欢特招来韩氏。
  记得高欢抬小尔朱氏插穴时,笑言道:“美人貌若天仙,不象其父那般的丑
陋,定象你母。”
  小尔朱氏摇臀迎送呢道:“那是自然,我母姿色更胜我几分,大王问起何故
~啊~轻点!”
  高欢一边猛送道:“哈哈,那就好,等我兵破晋阳时,也将你母带来,将你
母女共奸。”
  对于此问题,小尔朱氏不答,只是迎合着抽送浪叫着:“相爷~啊~好威猛
~啊~!”
  弄晕小尔朱氏后,转向等待中的大尔朱氏,弄罢后在是韩氏。淫战至天明,
也怪尔朱兆命苦,不但自己如丧家犬般,连女儿也不顾自己身死,尽情与要杀自
己之人淫欢作乐。
  次日高欢变点兵出征,修亲自率文武百官饯行,赐高欢为天柱大将军兵发晋
阳。
  高欢所到之处,尔朱余孽纷纷溃败。夺下晋阳前,顺便也收了魏氏宗亲的两
位王妃。
  分别是任城王妃冯娘、城阳王李娘。
  兵破晋阳后,魏将窦泰穷追不舍,最终将尔朱兆逼死在秀容林中。
  入晋阳后高欢并没将尔朱氏全族诛杀,降者具留性命。只是寻的小尔朱氏之
母,一观下果然风韵忧存,天香国色。恨不得在大庭广众下,撤裙求欢。
  兆容氏也早闻高欢乃色中枭雄,此次对自己礼遇有嘉,无非就是涂自己那冰
肌玉骨么?知道又如何,羞又如何,显贵女子终逃不了这一劫。想通是非后素衣
换红装笑迎高欢。
  闲谈几句后,高、容二人一同入内室。容氏早已备好酒菜,供高欢品尝。高
欢欣然入坐,容氏亲自倒酒与欢。侧身之时那红衣领口,将两团粉白的圆乳暴于
眼前,乳前两粒葡萄隐约可见。
  高欢睥见自然是口干舌燥,欲火中烧。想起容氏丈夫刚死还穿红衣,分明就
是投怀之意么,先解决口干吧~端起酒杯高欢一饮而干。浓烈的甘泉入喉下腹。
  “好酒~”高欢赞酒道。容氏抿嘴一笑,在举酒壶满上第二杯酒。
  那一笑高欢魂去三分,嬉笑道:“夫人这杯酒,亲自喂我可好!”
  “可好!”答后,玉手端起酒杯送至欢嘴前,那玉手上散出的香味与酒融在
一起。体香扑鼻玉手在前,在看美人两眼含春,高欢一嘴咬住酒杯,连同容氏玉
指一起含入嘴里。容氏会意将酒送欢口里,喝完酒后欢看容氏越爽,伸出臂膀将
其揽入怀抱。
  男有意女有心,容氏顺着高欢臂膀之势、轻呢一声。便依偎在高欢怀里。丰
臀坐入高欢腿上,一硬物便顶在容氏臀上,显然是男人性器。
  肆意将阴茎磨蹭几下,容氏臀肉后,双手也滑下腿上把玩着美妇的圆臀。
  随着男人的捏弄,不久后容氏就张开朱唇,口里轻哼了起来!看着那娇艳艳
的擅口,高欢忍不住想到,忙伸手拿过放置桌边的酒壶,叽咕的含满嘴巴。朝容
氏凑去,以前也和丈夫玩过这招的容氏怎会不明白了。
  瞪着眼睛,看着高欢将嘴贴在自己的嘴巴上,故意不胜酒量的耍出娇态,弄
的高欢心痒难挨,特别是她那小手在背上敲打的力量,简直就是按摩嘛!
  口里的酒灌的差不多时,容氏已经是酒意上脸,红扑扑的好不艳丽。高欢下
身也硬的太厉害了,问道:“夫人醉了,床在哪里,在下送你休息去。”
  容氏不答,只是伸出了手,向背后一指,高欢知忙将怀中女人抱起,托出屁
股。走向后面里屋,看见一床走到跟前,将容氏放下。一路那胯下的鸡巴顶的,
女人心早就酥麻了,一躺下就将挂在高欢脖子上的玉手去摸那硬棒棒的阴茎。
  高欢也不落后,动手截着容氏衣裙。容氏也开始撤高欢裤带。很快两人就裸
成相对了,高欢寻到那阴毛下的玉户,正要挺枪而入。
  容氏惊道:“好威武的鸡巴啊,高相要怜惜奴家哦!”
  见其楚楚可怜的样子,高欢心爽满口应承道:“夫人请放万心,我定轻抽慢
送。”听到高欢话后,容氏伸出玉臂在挂在高欢脖子上,将双腿张口,露出那玉
户接磨着那凶狠之物。
  一面看着女人娇怯怯的模样,一边将龟头研磨几下花瓣后,顺着渗出的淫液
插了进去。
  容氏面色一整,摇着玉股道:“好涨~好粗啊~高相一定慢点哦!”
  “嘿嘿~”高欢冷笑,暗咐道:“~不弄的你嗷嗷乱叫,怎么可以显我过人
之处了。”于是轻轻送入半截后,在缓缓插出,那女人的眼也爽的眯成缝了,刚
哼两声就感觉到高欢那怪异的表情,心知不妙。不过以晚,第二次高欢狠狠的将
鸡巴送了全根,两个肉蛋直接打在容氏的外阴上。
  也不知道是真疼了,还是假装的容氏嗷嗷叫着:“爷~弄死奴家了~那里弄
开花了~烂了~啊~怎么不停了?”高欢哪理得她的表白啊,鸡巴进了就得要它
快点泄了,于是快拔狠插起来。
  几下猛干后,容氏翻着白眼摇着肥臀,“啊~疼~疼~呜~爷轻点啊……”
乱叫一气。
  爽~插了几下后,在将容氏调转,从后面操着。小腹啪的尔朱氏妈的屁股乱
响,也让高欢想起同干母女的快感很快就实现了。力气也就越大,吼着:“操死
你~操死你女儿~”
  随着男人的耸动节奏,容氏叫着喊着!屁股腰着送着,阴道里面的水流着,
渗着!
  随着小尔朱氏母亲,浪叫泄身后,高欢猛的将鸡巴插入花心喷射着精液。
  高欢在晋阳弄着小尔朱氏之母,可不知道宫廷里~~!
  自欢带兵出征时,恐自己远征期间。魏主揽权,特封其弟高珲为皇宫侍卫统
领,掌管着宫廷内院,高珲监视魏主时常出入宫廷内院。
  一日经过小尔朱氏门口时,不期然与她相撞。
  听到一女子惨叫一声后,高珲连忙扶起摔倒的女子。小尔朱氏正摔着玉臀,
低着头骂道:“不长眼的奴才,要哀家命不成~”骂过后哎哟声不断!
  高珲也自知理亏,连忙道歉:“小将高珲,不小心撞着娘娘请恕罪!”
  闻那人自称是高珲,小尔朱氏想起宫女们常提起的美男子。忙抬头看去,正
好与高珲虎目对望,将他看了个便。心下赞到:“张的虎目星眉仪表堂堂,果然
是个美男子!”美男在前小尔朱氏也停止呼疼问道:“将军可是高相之弟么?”
  看见小尔朱氏,高珲心中也是一突,好个美人儿啊。魂游之际竟然忘了回答
小尔朱氏的问话。见他模样,小尔朱氏也知为何,面上泛起得意之色,不过这样
总瞧着的样子很不雅,万一有人路过可不妙!连忙在唤:“将军!”
  第三声问话后,高珲才反应过来,对着小尔朱氏笑道:“娘娘唤我何事?”
  小尔朱氏皱眉道:“将军,哀家的被你撞的站不起来了。”高珲闻言后连忙
来扶,可是还未站起小尔朱氏就摇摆欲倒,见状下高珲将接住尔朱氏,等稳定下
来时。两人的面颊靠的那么近几乎就要碰在一起了。
  高珲闻得小尔朱氏的体香,面红了起来。
  这小子竟然是嫩仔,由其面色小尔朱氏猜想道,心下一动故意装疼,并且还
惨呼不已了,这下子把高珲弄的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小尔朱氏道:“将军帮哀家,就请抱我入室吧!”
  听到美人如此说,在见她那娇媚的模样,年轻之人怎会不明白。再说高家势
力庞大何惧魏主了,一把将尔朱氏横抱起来,顺着她的指引登堂入室,进入小尔
朱氏的香闺内。
  被抱置床上,小尔朱氏趴在被褥上娇吟道“将军,我那里很疼!”
  “哪里?”听到高珲问道,小尔朱氏伸起玉手,牵引着高珲的手按在翘起的
臀峰上。呢哪道:“将军是这里,有饶帮我解开看看!”
  高珲听言后,心跳不已。坐在床沿双手拉住腰裙将褪将下来,露出那雪白的
屁股。
  男人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小尔朱氏道:“将军看见伤处了么?”
  “没没~哪里都是雪白的!”傻子,小尔朱氏没伤怎么看的见了。
  妖媚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军你在仔细瞧瞧!”说完还将大腿张开一点,高
珲从分开的后臀就看见那红艳的肉瓣儿,刺激之下胯下的鸡巴自然充血挺起。小
尔朱氏一瞧见,就连忙用手逮住鸡巴舞弄起,并浪笑道:“将军好坏咯!”握着
龟头的部位,一松一紧的握着。
  年轻之人怎堪她如此戏弄,自然是虎吼一声,将裤子褪下,露出更胜高欢一
筹的鸡巴,跳上床来。
  见其色急的模样,小尔朱氏笑的更欢,逗弄几下后。阴户里以是痒的受不了
拉,才张腿放行,任高珲长驱直入。
  看着英俊的脸庞,骚劲也大多了,不畏其乱枪猛插,还迎臀相送,喊着:
“哦~将军~把我弄死吧。”
  听得高珲雄心大起,握着细腰就是猛抽。
  两人可棋逢对手,在床上翻滚不已,换尽了各种肢势,那粉腿也弄麻了,那
猛腰也弄垮了。弄了万回后两人同时达到高潮,阴精与阳精同时渗出,一同随着
高珲抽出来的鸡巴流出红肿的阴穴!
  高珲将小尔朱氏搂在怀里问道:“可人儿,你是魏主那位宾妃?”
  小尔朱氏,在他怀里转动一下道:“我是前皇后小尔朱氏!”
  “哦~小尔~?”闻后开始还不在意,忽然想起这是大哥弄来的禁肉。吓的
连忙跳了起来,慌乱的找来衣服,胡乱穿好后,夺门而逃!淫魏妻他不惧,堵惧
大哥高欢,让他如何不惊怕。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