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
您的位置:首页  »  色情图片  »  【南慕容】【作者不详】
【南慕容】【作者不详】

【南慕容】【作者不详】


  一夜我都没怎么睡觉,都和沈青凤她们说着分别以来的离情别意。转眼就到了天明。我顿时就急不可耐的去找康用。
  康用和沈涵阳正愁眉苦脸的在一处对坐,见到我进来,双方见礼已毕。康用就先问我了:“雨公子怎么带了一大队人马过来的?这些子人马兵强马壮,不象等闲之辈。”
  我心里微有得意,把过往情况娓娓的说了。听的二人合不拢口。半晌沈涵阳才一翘大拇指:“了不起,雨公子一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白手起家,沈某实在佩服得很,凤儿和仪儿跟了你这么少年英雄,也实在是她们的福气。”
  对二女的师傅,我是不敢失了半分礼数,忙站起来施了一礼:“沈大侠太谬赞小子了。在下不过误打误撞,实在侥幸得很,之前未得沈大侠认可,就和青凤可仪私下定了终身,正惶恐得很,大侠还如此夸奖,实在是当不得的。”
  沈涵阳微微一笑:“我这里局面小,日子苦。连我这个当家的在这年月都要自耕自食,我心下总觉得屈了我这些徒弟,现下他们有了好去处,我欢喜也是来不及的……”他神色郁郁:“我们这些都是汉人,说句辱没祖宗的话,大宋丢下我们已有一百多年,我们这里汉人都死心塌地的当了金国的百姓,我的祖上还是当年八字军的头领!现下蒙古人打了过来,更拿我们这些汉人当猪狗一般,杀戮也惨到了极处,这次康大人过来,说起内附的意思,我们这些人都是极愿意的。只恨没有什么功劳自陈,不过雨公子既然来了,此行本来就是以你为主,我们古剑坞的几百子弟,都奉雨公子号令,再没有二话的。”
  我又连忙谦让,康用见我们尽在那里闹客气,大不耐烦。扯了我一下道:“雨公子,现下局面很不乐观,我们还等你拿个主意呢。”
  我有些诧异:“又怎么了?”康用摇头道:“我虽然到了地头,但没了你的音信,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复命,就在这里耽误了下来。洛阳周围打得是乱纷纷的,我们也是过得提心吊胆,前几日还有一队人马传了个讯息要征粮,说是投降蒙古的金兵,怕不有二千来人。坞里倒是有些粮食,外面田地怕那些人糟蹋,青斯斯的麦苗都给我们连夜收进来啦,但是他们指日还要再来,领头的是金国原来晋阳公的儿子郭平,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沈掌门有两个美貌弟子,还指明要献上。不几日就要过来,我们正愁这个事呢。”
  妈的,和我抢女人?我顿时无明火三千丈。晋阳公郭文振是原来金国河朔封建的九个王公之一。领兵在河东山西抵抗过蒙古入侵,不敌战死后,残部被赶过了黄河。没想到儿子这么不争气,居然降了。他的二千人马怕也是百战之余,很不好对付。不过我这一路过来,早不是以前那种事事都怕的个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放开了这个心思,回头向康用严肃的问:“你们过来的船可在?你手下还有多少人?”
  康用一楞,回答道:“船藏在沿河的港汊里,建了一个小船坞,我们放干了坞里的水,只要再把水放进去就能用的,我手下还有三十来人,如要用船是尽够的。”
  我屈起了一根手指,笑道:“既然老康你和沈大侠都要在下拿主意,在下也就不恭了。眼下这二千敌人,我是不太放在眼里的,他们人虽多,却怕是早没粮食了。蒙古人自己还不够吃,管得了他们?他们怕是也不敢把这里的消息告诉蒙古人,不然油水全给蒙古人拿去了。他们这些无粮的疲兵,咱们背靠坞壁,加起来我们也有五百多人马,怕他们怎的?有一千种办法让他们死得很难看。事后如何封锁讯息,却是比较烦难的事情……不过我们现在重点还不是这个,老康,这就是我要交代你的第一件事情,赶紧顺水路回江南!我修书一封给我爹,说明这里情况局面。只要水路上源源不断的有粮食军资接济,我们就能在这里站稳脚跟!”
  我又屈起第二根手指:“这第二件事情却是要拜托沈大侠的了,贵门子弟要赶紧整编!统一了号令之后才谈得上打仗。这贵门子弟整编后自然还是由沈大侠统领,贵坞妇孺,此役后要先归并到老虎砦的主基地去,现下我们不能分心两顾,以后再回来,也是极便利的事情。古剑坞这个地方我们是不能放弃的,这里占的形式极好,是我们连接汴洛的一颗钉子!背后嵩山也尽有回旋的余地。”
  我再屈起最后一根手指笑道:“这第三件事却是日后再说的事啦,我们力量够了,还要尽力支撑强伸,他把蒙古人在洛阳多拖一日,我们这些人马就多一天喘息的机会。”
  看我才到这里,居然就把局面理得如此清楚,两人都极是佩服。他们却不知道,一路上过来,我早把中京府局面过在脑子里过了几十回了,还不断派出探马去搜集情报,所以现下才能和他们娓娓而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现下我对这一时期的全盘战略就是避开蒙古人,着力整合收编中原各坞壁的民间武装,打击各路的金国溃兵降兵,在一年半时间里积聚粮食,休养生息。等到端平入洛的时候,再和宋军配合,与蒙古人见个高下。要是能把河南之地保而有之,那江南的战略纵深就大多了。
  不过后来宋人称,要抵关守河,非十五万人不办,而且要是金国前期那种耐苦战的强兵,就算扣除川陕和两淮的守兵,我在中原至少要聚集十万精兵,就一年半时间,我能做到吗?还真是前路漫漫呢。
  看着我有些出神的样子,沈涵阳站起来笑道:“这些事情雨公子说得很分明了,我们马上就分头去做,在这之前,我给雨公子介绍几个朋友可好?也是前些日子才到我们这个小小地方的。”
  这个师傅丈人的面子不能不给。我笑着应了,随他一路行了过去。这古剑坞里面都是些小草房,里面不过有八九百个百姓。看来都是沾亲带故的,很抱团的样子。还有些青年子弟上午练功,下午种田,现在田也没得种了,很多人围成一个***,嗡嗡的在那里交头接耳。
  沈涵阳苦笑道:“每到这些贵客出来散步消闲的时候,总有这么些徒弟围着人家,说了几次也改不过来,只好不管。”
  我微笑道:“沈大侠对弟子是极慈爱的,这正是沈大侠为人的好处……不知道是什么贵客?这么惊动大家?”说着就走近了人圈。那些子弟看我和他们的师傅一起到了,心下打鼓,转眼就跑了干净。我看过去,就见场中站着七八个人,众星拱月般把一个白衫公子半围着,段誉在他身旁,正微笑着和他叙谈着些什么。木婉清果然也满脸不自在的在他哥哥身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光再一转,就在一个白衣姑娘的身上再也收不回来了。
  天下竟然有如此的美女!沈青凤孙可仪木婉清也算是一等一的美女了,在她面前也要黯然失色。这女孩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肌肤胜雪,眉若含翠,俏脸似梦。站在那里微笑着只看着那个白衫公子,眼波偶一流转,就让我忍不住想沉没在那波光里死去。
  我痴在那里,连木婉清走到我身边来都没有察觉。她看着我这个失神的样子,忍不住醋意大发,在我腰间狠狠的掐了一把,我好悬才没叫出声来。只有看着她心虚的赔笑。
  这时沈涵阳拉着我的手走到那个白衫公子面前,那公子不过三十许岁的年纪,长得甚是英俊,嘴角总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看起来很骄傲的样子。沈涵阳和那公子见了一礼,对我笑道:“这就是江湖人称北萧峰,南慕容中的姑苏慕容公子……”
  我脑袋又嗡的一声,这人居然是慕容复?对金老小说中人物时空混乱大联欢我是早习惯的了,不过他到河南来做什么?对这人我是极其没有好感。天性凉薄到了极点,不过一生也算是毁在他那个虚无缥缈的复国大业上了。他难道也想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捞上一票?那个极美貌的姑娘难道就是王语嫣?当年刘亦菲那个大小眼来扮演她,真真是亵渎这个天仙了。
  这一走神,沈涵阳又说了什么浑没有听见。只是下意识的做了个揖。沈涵阳又向慕容复微笑介绍:“这位就是江南春气堂的雨家二公子,说来真是有缘,春气堂的大爷就是和慕容公子齐名的萧峰萧大侠。江湖华山论剑的五绝已有十年,现下大家都说新的南北二绝非慕容公子和萧大侠莫属了……这位雨二公子却也丝毫不输给他大哥,第一次行走江湖便是大宋两淮置制使的特使,在水路上击败过红袄军,在许州又独力创下了一份基业,现下手下有近千虎贲之士,许州正在雨公子掌中。两位都是人中龙凤,正应该好好亲近一下。”
  慕容复本来神色淡淡的样子,听沈涵阳替我吹嘘了一番。特别是听到我手上的实力,更是眸子里精光四射。忙不迭的深深给我下了一礼:“复实在冒昧,贵兄复早欲亲近,可惜实在无缘,现下见着雨公子也是一般的。如蒙不弃,就请雨公子认了在下这个朋友,有什么吩咐处,雨公子尽管提出,复敢不从命。”
  小子,这就急着套近乎啦?也太沉不住气了,看来不是做大事的人。我要你的未婚妻也算是吩咐,你从命不从命?
  面上却笑得春光灿烂的:“慕容公子实在太客气了,在下不过是江湖后进,正要多向慕容公子讨教,如不嫌小弟不堪造就,在下就高攀了慕容公子这个朋友……不过眼下这地面光景实在不好,在下是上命难违,慕容公子又何苦来这里担惊受怕?”
  慕容复微笑着没有回答。只是一一给我介绍他手底下的人。果然就是邓百川,包不同,风波恶他们几个人物。我对包不同特别感兴趣,他也果然是很倨傲的样子。不过因他主人客气,也勉强和我见了一礼。还有王语嫣他也介绍到了,只说是他表妹。王语嫣身后还跟着两个或温柔或娇俏的小丫鬟。看来正是阿朱阿碧她们两个,不过我刚才为王语嫣容光所迷,一时忽略了。
  王语嫣看来是知道他表哥心思的,和我敷衍了好几句,言语极是温柔。又让我神飞天外。慕容复几个手下还有段誉都是愤愤的样子,他却微笑着挺满意。不过这些我都没注意到,只是专心在研究王语嫣的酒窝……还是沈涵阳看不下去了,咳嗽一声,笑道:“慕容公子他们此行也是有原因的,今年十月二十,逍遥派在嵩县擂鼓山召开掌门传承大会,广邀天下少年英杰,要是谁能得了逍遥子的认可,那逍遥派的武功倒也罢了,擂鼓山八绝山庄,青海星宿门,灵州缥缈峰的几处实力也就在掌中了,在这乱世里就是称雄的资本,要是沈某年轻个二十岁,说不定也要去试试运气……慕容公子就特为的这个,才冒险来的河南,与路非止一日。中途才到的我这个小去处歇马,只是在下这里寒素,实在是委屈慕容公子了。”
  对于这些和书里大不一样的武林掌故,我是不大管的。现下我也没有精力去管那些。不过对灵州缥缈峰我却实在动心得很。倒不是为别的,纯粹是为了梅兰菊竹这超级无敌的青春4P组合……我咽了口吐沫,和慕容复又敷衍了几句,才恋恋不舍的拉着早就不耐烦的木婉清还有段誉,行到另外一边说话去了。泡了人家的妹子,总得和舅哥交代几句吧!
  还没等我开口,段誉就向我温和的笑道:“我这个妹子,刁蛮得很,但人是极好的。雨公子的家世人才,在下也是服气相信的。这时我妹子的父母也不在,但两位是共患难的交情,也说不得了。长兄为父,我替妹子定下这门亲事也能说得过去。今后还望雨公子好好的对待我的妹子……她是一个苦人儿,昨天和我说起你们的事情却是连说带笑,我也替她欢喜……”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木婉清在旁边也是神色黯然。两人本是互许终身的情侣。却造化弄人成了兄妹,现下做哥哥的还在帮妹子许亲事。这些又从何说起!他们虽然没有把这些事说出来,但是我心里面却知道得很清楚。想了一回,在心底也不由低低了叹了口气。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